最危险的历史时刻,再次重演…

2023-11-16 11:220
摘要:前言:这是一篇乌鸦嘴式的“敲钟文”,当然也可能仅仅是一个神经病的酒后呓语


前言:这是一篇乌鸦嘴式的“敲钟文”,当然也可能仅仅是一个神经病的酒后呓语。

作为作者,我从灵魂深处深切地希望,这是一篇文章的性质是后者!



1




就在此时此刻,人类最危险的历史,正在以更加危险的方式重演。

我并不知道此篇文章会不会遭遇“河蟹”,因为我想向大家传达的观点, 并不符合我们的预期——关于和平的预期。

尤其是中美之间的和平预期。

更直白一点,那就是战争。不仅是这两个团体之间可能出现的战争,而是更直接关系到我们这一代中国人将会直面的战争。

虽然我个人,或者所有享受和热爱现在和平状态的朋友都非常的不想承认,但事实是:然中美之间的会谈,向我们发出了非常积极的和解信号,但是在未来的数年内,我们直面战争,甚至参与战争的可能性却正在呈几何倍的增加。

因为我们,或者说全世界所面临的客观情况,与二战之前经历的情况几乎完全相同,在五个层面上,历史正在以复制粘贴式的进行重复。



2




第一个重复:世界管理秩序的崩塌


“联合国已经失去合法性”,这是半个月前,以色列代表在联大通过巴以问题决议时,在联合国大会上的公开发言。

也许是处于愤怒,也许是出于失望,也许是出于有恃无恐,但它发出了一个绝对重要的信号,那就是扯下了联大的遮羞布!

当一个强权国家,公开且毫不遮掩地攻击联大的合法性,无视联大决议,并将话说到联合国193个成员国脸上,而后果则是无所鸟谓,该打打、该杀杀,美国该支援继续支援的时候。

其实就是将“服从强权时,联大合才有合法性,服从公理时,联大可有可无”这个事情抬到桌面上了。

再向前回溯,我们会发现联大的公信力从俄乌冲突开始,就崩塌得令人猝不及防。

基本上就是俄罗斯和它小弟不鸟联大做出的决议,美国和他的代理人也不鸟它。

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等等地方产生的人道主义灾难咱就不说了,一包洗衣粉就已经说明了什么叫“随便耍”。

特朗普更是在联合国各个组织里面进进出出为所欲为,随意的跟上公共厕所一样,但最后人家还得毕恭毕敬地把他请回来。

直到俄乌冲突之后,联大制裁俄罗斯,普京:随便,我照打。

联大提出乌克兰纳粹化的问题,泽连斯基:无所谓,万字旗我照挂,你照样还得说我是世界英雄。

直到一把火点燃了中东,联大通过决议,以色列更直接:你压根不存在。

看起来还在努力维持以联大为代表的战后秩序框架的,也就只有我们和一些热爱和平的第三世界国家了。

而联合国剩下的,似乎只有谴责的能力了。

这一幕何其类似?

国际联盟在二战前的最后几年,小胡子希特勒肆无忌惮地扫荡欧洲,国联除了谴责也拿不出任何实质性的行动,唯一的遮羞布就是英法来了一出“静坐战争”。

“九一八”事件发生,中国人民积极地在国联寻求帮助,寻求支持。

我们要的并不过分,不求像朝战那样你出个“联合国军”下场帮腔,只要求依据国际法对日本进行禁运,只要求一个简单的公理。

但事实上,国联什么都没有做成,几乎没人听他说什么,也没人对日本禁运,有的只是美、苏、英、法、德、意、日等诸列强之间的直接诉求。

也有人说,拿国联比联大,不能比,不是一个性质和组织方式。

但我要说,“国联”跟“联合国”就是一个东西,具体描述上叫做“国际事务管理组织” ,但实际上就是“国际秩序框架的具象化代表”。

在的联大公信力的下降和二战前国联的失落一样,并不是某个组织和管理机构的衰落,而是维持全球社会运行的国际秩序的基础在崩塌。




3




第二个重复:大国之间不合作

不论是一战还是二战,全球的繁荣起始于大国合作,灾难的策源,起始于大国的背离。

联合国的公信力,建立在大国合作的基础上,崩塌也崩在大国不合作的背景下。

现在俄美处于军事对抗状态,整个西方都被美国带着跟俄罗斯打,两方距离断交只差最后一步。

所谓“上三常,下两常”,联合国193个国家,真正具有完全战略自主权,而且有“对敌完全消灭”能力的国家,其实只有三个,中、美、俄。

其中两个已经干起来了。

美国事实上已经与俄罗斯进入战争之中了,美国自己的官方媒体都已经开始在俄乌冲突问题上明确使用“Proxy war”(代理人战争)一词了。

乌克兰的武器是他给的,乌克兰的军队是他培训的,乌克兰的情报是他提供的,乌克兰的国有资产是他接管的。

甚至战争发展到现在,俄乌前线的对抗主力,也已经开始从俄乌军队转向俄雇部队。

地球OL里面手握“服务器重启”按钮的势力,其中两个正在越来越逼近无限制战争。

在这期间,如果说中国作为第三个手持按钮的势力,我们的战争风险没有增加,那就是在睁着眼纯扯淡。

美国把我们当天字第一号竞争对手进行打击,这早就不是猜测了,这都快成人家的竞选纲领了。

而且美国频繁使用台湾这张非常危险的炸弹牌,这不仅说明美国对付中国已经越来越吃力,更重要的是美国在全力对抗当中,已经越来越难以掌握力度。
这才是最危险的事情。

事实上,我们也是把美国当第一对手的,这一点无须掩饰。

双方现在就是明明白白的“见面握手,回家磨刀”。

只要不是个纯汉奸都不会否认,双方脸上为数不多的那点笑容,不是为了做欺骗,只是维持最后的体面。

美国正在不遗余力地重新武装日本、韩国,同时不停地鼓励印度对中国动手。

印度打巴铁是打给谁看的?

谁能保证美国为了把咱拖下水,不会鼓动日本当第二个乌克兰?

谁能保证俄罗斯为了把咱们拖下水,不会鼓动朝鲜去首尔扔东西?

当年二战之前不也是一样的情况吗?

苏联蠢蠢欲动,美国光荣孤立,欧洲屎尿齐流。

说话管用的几个大国之间,要么互问家属,要么同床异梦,但就是没人愿意真正去沟通。

所有人都在囚徒困境之中,谁敢保证自己不会刚说一句“你好”,下一秒就被人三刀六洞?

英法为了拖苏美下水,各种脏招可是层出不穷。



4




第三个重复:无法调和矛盾的经济大危机

二战之前,从1929年到1933年维持了4年的经济大危机,开始于美国,席卷了整个资本主义世界。

范围广、时间长、破坏性大!

这场维持仅仅4年的经济危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破坏力和如此严重的后果呢?

一战结束后的24年里,世界上就没有发生过什么大经济危机吗?

事实上是有的,包括欧洲的债务危机,美国的房地产萧条甚至是持续到小胡子上台才开始解决的德国债务危机等等。

但是这4年的大萧条与其他都不同!

表面说是由美国股市引起的金融危机,各国纷纷树立贸易壁垒,寻求本国优先的自保模式。

往浅层说,是产业资本主义生产模式和贸易权利的再分配。

向深层走,是金融资本经济模式向产业资本经济模式颠覆、覆盖的过程。

从表面讲,那就是由美国过度投机的股市泡沫,引发的连锁性金融危机,各个国家不得不展开自身的贸易保护壁垒,以求保住自身产业资本的存续。

但是战争结束必然繁荣贸易,贸易结束必然走向战争!

各个国家都需要贸易招引的外汇,来填补自身生产过剩所产生的额外盈余,来保护自身的产业系统。

但是各个国家都保护自身产业系统,谁都招引不来外汇,而内需无法平衡,过量的生产导致产业利润的剧烈下降,而利润的下降导致工农购买力的丧失。

最终的结果就是普通人三餐无继的时候牛奶被倒进大海里,大部分群众衣不蔽体时皮衣却被送进焚烧炉。

最后不靠战争撬开他国国门,还能怎么办?

从浅层讲,二战就是一战的延续,是产业资本生产过剩,但贸易权利受到垄断的结果。

一战的核心,是以德、俄为主的后发工业化国家为寻求出海口替代,实行的大陆权战略和海权战略的冲突。

沙俄寻求出海口,德意志寻求出海口,而英法美日垄断海权贸易的必然冲突。

那么二战呢?

德国迅速地恢复国力,但在巨大的战争赔款以及微弱的贸易盈余之间,进而再次形成了巨大的矛盾冲突。

往深里面去讲,就是以美国为主的,或者说以罗斯柴尔德为主的犹太金融资本,寻求以租赁资本的方式榨取欧洲工业产业资本最终利润导致的反弹。

1924年,以美国银行家查尔斯道斯为主的联盟委员会提出了“道斯计划”,4年内向德国输出了8亿美元的天价贷款,利滚利到二战结束很多欧洲国家过都没还完。

在这个过程中,欧洲各国的产业资本在高昂的债务之下几乎被榨干,而犹太银行家也利用手中的金融资本肆无忌惮地收割“剩余利润”。

从45万马克一个面包就能知道,当时犹太人割裂欧洲如分牛羊的嚣张气焰。

一个工人努力一生,都不及银行家的一分钟,欧洲工厂主穷尽所有,也喂不饱犹太银行家的胃口,那么手中有工厂、有枪炮的产业资本者们为什么会支持希特勒,就不难理解了。

这是生产方式之间无可调和的极端矛盾。

而现在呢?

这一次的全球经济危机,本质上也是如此。

以美国为主的犹太银行家依然肆无忌惮通过手中金融资本分割世界利润,以至于无限超发主义、无限举债主义竟然成为全球经济显学。

在“自由市场”学说的覆盖下,“自由市场自我消灭”的核心特征开始实现,美国、欧洲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崩溃,产业资本几无活路。


而全球产业链下游的,以中国为代表的第三世界国家,不愿意在为欧美已经实质性消灭基础工业的金融资本,提供更多的利润和资产定锚,更不愿意成为被消灭的下一个对象。


自家已经被嚯嚯干净,邻居也关门上锁之后,急需资产定锚的超发货币以战争的形式强迫他人屈服,并为自己进行定锚。


这就是现在美国金融危机、欧洲能源危机以及全球乱战的最核心原因!


现在的世界列强之诉求,对于任何民族、国家来讲,屈服的代价高到无法承受,而不屈服的结果,就是战争。

现在的危机与二战前的深层矛盾一样,本质还是产业资本团体在犹太金融集团残酷压迫下的求生之战。



5




第四个重复:无力偿还的巨额债务和有力赖账的强权武力

1920年1月10日,那个让战胜方的中国人恨得牙痒痒,同时也让战败方的德国人恨得牙痒痒的《凡尔赛条约》生效。

作为战败方,德国在经过谈判之后,厘定了总金额为1320亿德国马克的战争赔款,算上利息1980亿马克。

按照当时的汇率来讲,这就是一笔天文数字。

当时的德意志帝国在战前最巅峰时期的GDP总值都不到这个数,更何况战败之后被瓜分的新德国,事实上他们根本就没有能力支付这么多赔款。

除了第一年德国支付了10亿马克之后,剩下就开始摆烂了。

直到前面说到的1924年,联盟委员会提出了“道斯计划”,将德国的赔款方式从一年30亿马克,变成了第一年度赔10亿,然后每年递增5亿马克,到第五年度增加到25亿。

这才算是让德国人看见了点做人的希望。

德国但虽然暂时缓解了还款压力,但同时又欠下了8亿美金犹太贷款,同时失去的还有铸币权,德国央行从政府剥离,受以华尔街为主的犹太银行集团监管。

然后这些欠款和卖给犹太银行家的“铸币权”,最终就变成了“放下枪之后45万马克一个的面包”和“拿起枪之后臭名昭著的水晶之夜”。

那么现如今,某个灯塔在每年占联邦政府收入46%的利息和依然在以单月数千亿突进的新增债务面前,会怎么选?

我想现实已经有了答案。

而现在,当拿起枪以后的世界第一武装强权,欠下了自己根本还不清的天文债务时该怎么玩?

此时放在拜登正在做的这道考题,也曾出现在希特勒的床头。

小胡子选择抢犹太人和曾经的债主,而拜登准备抢谁,已经不需要我做赘述。



6




第五个重复:建设向左,抢劫向右

与二战之前相同,世界各强国同时面对着贸易保护主义,大规模金融危机,欠条与枪杆子跳桑巴,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极端对立,贫富差距巨大等问题。

矛盾自我化解还是向外转移?

这个选择题又一次成为必考选项。

当小到家庭、公司,大到国家、联盟,当经济下滑,收入缩减的时候,必然显化各种各样的矛盾对立。

要么同众志成城共渡难关,要么骨肉相残天涯末路,要么翻开刑法拼死一搏。

这是没法避免的选择,也是各走各路的选择。

在二战之前的大萧条过程当中,美国走向了罗斯福新政,改革生产要素,整顿金融体系、加强对工业的计划指导、调整农业政策、推行“以工代赈”、建立社会保障制度,顶着巨大的社会矛盾,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尽一切可能生产自救的时候。

苏联守着自己的五年计划,义无反顾地推进生产。

法国、英国则疯狂地在欧洲搅动风云。

而德国、日本、意大利则走上法西斯道路,成为世界大战的策源地。

然后,法西斯化的轴心发起了战争,最终走向覆灭。

而策动风云者,也被自己掀起的狂风巨浪拖向深渊,就此沉沦。

奋起自救者,最终穿越了深渊,登上了顶点。

历史、今日,我不说这相似之处在哪,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我只能说:让我们学习当年的美国,做我们自己的事情,让他们去打,让他们去闹,我们继续建设,继续复苏,继续打我们的“双十一”。

历史在不断地重复,而现在则重复得更加丧心病狂。

现实让我们无法忽视,也绝不能忽视正在重演的历史趋势。

信号、节点,都不过是趋势演变的一个简单显现,他们本身不过是一个显示器而已,真正驱动信号出现,驱动节点发展的,是信号之下自行其是却难以扭转的趋势。

写在最后:

我真心希望这篇文章就是一篇疯子的呓语!

但这个趋势,就像丧心病狂的金价一样,逆着美元升值的潮流一路向上,就那么明晃晃地挂在所有人眼前。

看到那个疯涨的黄金价格,有人想到的是自己的镯子,有人想到的是滚动的财富……

而一个疯子,看到的是扑面而来的巨大风险,我们都不希望这一纸荒唐言最后应验,但做一些准备总不会错。

至于怎么准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许……屯点黄金?

最后我在这给大家一整个我整理的资料包,包括一些研报和硕士以上级别的论文,包含了从企业到个人,如何在摩擦和经济危机下保护自己财富的内容。

这个资料包从企业管理、危机讨论,以及现下黄金和中美股票的研究都有。
这个资料包的内容非常足,仅是在地缘摩擦下,对中美股票的研究就有90多页!

大家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回复“压缩包”,我的同事会免费把资料包传给你。



THE END
来源:米筐投资(ID:mikuangtouzi) 作者:庄主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侵权必究

相关新闻
庄主总篇数 162 篇
职业操盘手,自由投资人,多家专业交易机构首席训导官
   请发表您的评论
0条评论
庄主
职业操盘手,自由投资人,多家专业交易机构首席训导官
文章数
162
话题数
0
精华文章
推荐文章
©2017 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声明 米筐内容版权归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有,任何媒体、网站、及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传播。本网站保留追究非法转载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网站常年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5067764号-1

关注米筐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