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基建“闲置”,更糟糕的是…

2022-09-07 10:270
摘要:规模经济下的大国杠杆红利,会因为大基建的“停摆闲置”而债务反噬


▣作者:米筐老A
▣来源:米筐投资(ID:mikuangtouzi)


规模经济下的大国杠杆红利,会因为大基建的“停摆闲置”而债务反噬。



1




8月底,上市公司2022半年报公布完毕,有一些公司的亏损让人咋舌。


运营高铁的国铁集团,上半年亏损804亿,较去年同期的507亿亏损额、扩大了58%;


国航/东航/南航三大航空公司,上半年亏损额创下历史最高记录、合计亏算49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68亿亏损额、扩大了85%;


中国最赚钱的高铁线路京沪高铁,上半年亏损10.28亿、而去年同期却盈利27.43亿,这也是其2020年上市以来首次录得亏损;


广东最繁忙的客运专线广深高铁,上半年亏损7.65亿、而去年同期却盈利428万……


这些巨额亏损的企业有什么特点?


对的,都是大基建企业,是中国这个大国的核心优质资产,是它们让中国成为世界上基础设施最完备的国家、没有之一。


中国高铁里程,约是其他国家总和的2倍


为何亏损如此严重呢?因为疫情。


京沪高铁在半年报经营情况说明中,有如下描述:


报告期内,国内疫情防控形式发生新的变化,变异病毒传播更加隐匿、传播速度更快、持续时间更长,给国内交通运输行业带来巨大冲击……对商务、旅游、探亲等高铁主要客流出行需求造成极大影响,旅客出行意愿断崖式下跌,给公司经营业绩带来史无前例的、严重的、持续性的冲击。


因为疫情及随之而来的封控管理,包括足不出户、商业暂停、交通停摆、全城静默管理等,整个交通大基建近乎处于“闲置”状态。


上半年,中国交通运输行业完成客运量27.5亿人、同比下降37.4%。


其中,公路客运量18亿人、下降33%,水路客运量0.48亿人、下降45.7%,民航客运量1.18亿人、下降51.9%,铁路客运量7.87亿人、下降42.3%。


大基建虽然闲置,不管这些大国核心资产是亏是赚、营收多少,但维持它们运行的成本、建造它们形成的巨额债务却是刚性的。


这就是大国基建当下的困局。



2




我国目前有高铁4万公里,按照每公里至少1.5亿的建造成本、合计就是6万亿,而根据国铁集团的数据、其负债总额已超6万亿。修建机场、购买飞机同样是需要筹资负债,南航/国航/东航三大航空公司的总负债已超7500亿。


在今年的困境下,交通大基建行业不断接受政府的救助,如交通物流领域1000亿再贷款、1500亿民航应急贷款、支持航空业发行2000亿元债券、支持发行3000亿元铁路建设债券等,而它的结果会进一步推高大基建行业的总负债额。


为了应对经济下行,今年的大基建投资仍在不断加码。


6月1日,调整8000元的信贷额度用于支持重大工程建设; 

6月29日,又计划发行3000亿的金融专项债用于大基建; 

8月24日,再次增加3000亿的政策性金融工具、并要求用好5000多亿的专项债地方结存…

它们的背后同样是什么?


是借钱、是债务。


近二十余年以来,中国政府的债务主要用于大基建建设,那中国政府的债务额和债务率是多少呢?


截止6月末,地方政府债务总额是34.75万亿,其中一般债务14.49万亿、专项债务20.26万亿。


其实这都是公开的、明面上的债务,地方政府更多的债务是隐性的,主要表现为以政府信用隐性担保的城投债、国企债…而这个数额多得可怕,但却没有统一可信的数据。


以为政府的高债务跟普通百姓毫不相干?大错特错。


政府的债务也要归还,而其收入来源除了税费外,最主要的就是卖地收入。


税费收入会增加企业和居民的纳税负担,卖地收入则会推高房价、让企业和居民承担更高的营商及生活成本。


居民承担的高房价,因为房企承担着高地价、而这却构成了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这些收入又投入到大基建当中,由此构建了全球一流的基础设施…可居民买房的钱来自银行贷款。


当下,中国的住房贷款总额超45万亿,是大量的房奴们支撑了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这也造成了居民杠杆率的不断攀升。


中国居民的杠杆率不断升高


居民借钱买房—房企有钱买地—政府有钱搞基建—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居民受益于大基建而有工作有收入,之后去还房贷…而今,这种循环正遭遇严峻挑战。



3




近一二十年,中国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和居民、其债务额都在迅速攀升,可为什么经济却蒸蒸日上、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


因为债务的收益高于债务的成本。


有14亿全球最多的人口、有近百个人口规模破100万的城市、有全球最完备的产业链,也使得中国具有规模经济下的杠杆红利。


修的公路有车跑、建的高铁有人坐、造的机场不闲置…于是,一条条高速、一段段高铁、一座座机场建造起来,而在建造过程中本身就带动了经济、就业和收入。


可搞基建的钱从哪里来呢?向银行贷款借钱、向企业/居民发债筹资、当然也包括卖地的收入(对应的是居民的买房负债)。


一列火车不会因为增加一两名乘客、而新增成本,公路、机场同样如此,也就是说基础设施的边际成本趋近于零,其使用率越高收益率就会越大。


而在这个过程中,交易更活跃、经济更繁荣、居民/企业/政府的收入就会更多,之前的高额债务就得以维持,整个运行有条不紊。


这就是大国规模经济下特有的杠杆红利。


而这个杠杆红利实现的前提,是大基建得正常运行,否则杠杆红利就演变成债务反噬。


建造大基建要花巨额的钱(主要是债务),维持大基建也要花巨额的钱,而这些支出都是刚性的、不管你使不使用这些大基建,可现在却因为疫情冲击而让大基建近乎闲置、减少或者没有了收入。


想象一下,一列高铁只有少量乘客或者干脆空跑一趟、跟满员满载运行,其成本支出几乎一样、但赚取的收入却天壤之别。


这就是上半年大基建企业巨额亏损的根本原因、也是经济下行差强人意的底层逻辑。


因为大国基建的高负债高杠杆运行,会让营收的变动对利润的变动呈现出极高的杠杆效应,即盈利会因为基建的使用而被放大、亏损也会因为基建的闲置同样被放大。


现在要做的是应提高资产的周转率、让大基建更繁忙的运转起来,一旦人、财、物、资本、交流等活跃起来,其他国家无法享有的大国经济优势就会快速显现。










如何不亏钱的去理财?点击【预约】直播,米筐投资研究员老A为你深度剖析!
相关新闻
A先生总篇数 430 篇
深厚扎实的经济学基础,对市场、金融有深刻的理解和认知。
   请发表您的评论
0条评论
A先生
深厚扎实的经济学基础,对市场、金融有深刻的理解和认知。
文章数
430
话题数
4
精华文章
推荐文章
©2017 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声明 米筐内容版权归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有,任何媒体、网站、及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传播。本网站保留追究非法转载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网站常年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5067764号-1

关注米筐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