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6万人跑步入场,就业压力正在激增……

2022-04-19 10:120
摘要: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2022届高校毕业生规模将首次突破千万级别,预计至少有1076万人将在今年走向劳务用工市场。

▣作者:庄主
▣来源:米筐投资(ID:mikuangtouzi)


1




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2022届高校毕业生规模将首次突破千万级别,预计至少有1076万人将在今年走向劳务用工市场。


夸张一点说,一大批岗位竞争者已经蓄势待发。


而今年国家给出的稳就业目标,要求将2022年城镇失业率稳定在5.5%附近。


也就是说,今年要解决的就业人员任务缺口,大致在1600万人左右,这其中有1076万人都是新进毕业生,占去了任务量的67.25%。


留给疫情下存量求职者的空间其实并不大了。


而过去的2021年,咱们的全年城镇新增就业人口是1269万人,GDP环比增长为8.1%。


每1%GDP含就业量156.6万人,而今年的GDP增长目标5.5%,每1%GDP韩就业量激增至291万人。


“就业浓度”几乎上翻了一倍,压力却上翻了不止一倍!


虽然把它概括为竞争压力上涨略显粗暴,但这依然对存量求职者、应届毕业生,甚至在岗就业人员来说,都是个巨大挑战。


这种挑战不仅是针对求职者个人而言的,对于包括对于教育系统、就业中介、用工方,甚至是ZF而言都是一个比较艰巨的任务。


4月7日,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就此事召开了一次座谈会。


他在会议上指出:当前,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就业工作面临的形势复杂严峻。


人社部门要会同有关部门,加快推进相关政策落地见效,及时解决企业面临的困难和问题。


各类就业服务机构要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加强信息推送、就业指导、职业介绍等服务,不断提高就业服务质量和水平。


各类企业是稳就业的主体,在追求自身发展的同时要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努力稳定和扩大就业岗位。



2




“当前,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就业工作面临的形势复杂严峻。”


这句话非常直接的点出了目前咱们就业市场的真是状况,疫情影响、产业结构变化、经济客观压力、新进求职者激增、存量求职者再就业等等因素共同交织出了一个很复杂的环境。


不仅仅是求职端的压力越来越大,在需求端也出现了结构性萎缩。


注意,这个萎缩是结构性的。


首先是宏观结构方面。


一些传统就业“蓄水池”出现明显收紧


首当其冲的就是房地产行业,随着咱们近年来经济形势和政策形势的转变,房住不炒、三道红线等等客观情况的影响,大量房地产相关就业岗位确实是缩水的,而且使大量缩水。


转行、离职、裁员类新闻屡见报端,前程无忧发布的数据来看,房地产行业的校招规模距前两年来看,缩水了将近57%,社会用工方面的招聘缩水可能会再大一点。


然后就是教培行业,从政策开始叫停“军备竞赛式补习”以来,这个行业真的是受创颇重。


两年前的教培行业,自身就能吸纳将近百万的应届毕业生就业,但是这两年下来,基本已经很难再看见教培行业的招工数据了。


不仅是教培、地产,服务业的作为劳动力容纳大池,受疫情影响也发生了规模不等的萎缩。


就是互联网行业也发生了大规模洗牌。


前些年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高潮阶段,是各大资本跑马圈地的时代,不仅用工需求量巨大,而且工资给的也很高。


可以说房地产和互联网龙头企业,是过去几年里中国人均工资水平提升的发动机,大大抬高了社会工资预期水平。


但是随着互联网市场步入成熟阶段,生产资料分发越来越普遍,信息透明度越来越高,以及政策规则越来越成熟,互联网巨头必须面对一个客观的现实,那就是:不轮圈多少地,烧多少钱,都很难完成垄断。


既然无法寻求垄断暴利,那么减员增效就是必然选择。


自去年开始,各个大厂裁员的消息就总是能引爆舆论焦虑,但根据智联招聘的统计数据来看,互联网企业并非在进行大规模的裁员减重。


而是一直处于“一边裁员,一边招新”的状况,鹅厂、百度、字节的校园招聘规模都在大规模增加,最高增幅能达到40%左右。


据中国新闻周刊的报道,


2021年7月到2022年3月中旬,腾讯、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美团、拼多多、快手、百度、京东、网易、微博、哔哩哔哩、蚂蚁集团等12家企业总离职人数21.68万人,总招聘人数却高达29.59万人,净增用工7.91万人,其中11家企业招聘人数多于离职人数。


这就是说,目前我们面临的就业压力,不仅仅是有宏观结构性失衡的因素,也有相当大的比例来自于微观的结构性失衡。



3




这种微观的结构形失衡,影响到的行业更多、更普遍也更加隐蔽,我认为这是造成绝大多数就业者就业焦虑的主要因素之一。


随着中国数字化经济改革的加深,网络技术对各行各业的生产方式正在进行深入的、本质性的改变。


行业之间的信息壁垒在一一破除,跨界变得更加容易,竞争变得更加多元。


每个人要面对的对手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同业竞争者,还包括大量跨界而来的“远征军”。


各行业生产和销售环节也在压缩,透明的信息结构正在改变传统的销售模式,中间商的空间被一压再压。


甚至有大量的行业已经接近完全的“去中间商化”改造,中间商的没落虽然造成了一批就业竞争压力,但是更重要的是上下游从业者、同业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没了中间环节以及信息壁垒的缓冲,很多行业的从业者之间开始短兵相接。


工作竞争结构从“员工与员工之间的竞争和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对垒”,逐渐转变为了同业者之间刺刀见红的白刃战。


灵活就业者以及外包团体的强势入场,也为传统的岗位增加了巨大的“求生压力”。


各个企业在劳务市场当中扮演的角色,已经逐渐的从“同一条船”这样的竞争的主体,转变为“阵地”式的竞争平台。


市场竞争的主体正在从“集体”转为“个体”。



4




新经济模式的改变,不仅为各个行业创造了新的挑战和机遇,同样也为每个从业者昭示了完全有别于过去几十年的工作逻辑。


比如曾经传统的工作模式,就是接受公司的指令,完成部署的工作任务,然后大家群策群力跟竞争对手举行“决战”。


员工不需要承担过多的竞争压力,因为他们只需要做的符合公司标准,然后比同事稍微强一点就可以了。


但是现在,随着流媒体、数字系统的全面铺开和应用,带货、宣传、建立IP等等行为,都会在信息媒体平台上让员工越来越直接的、全面的对抗其来自他公司的从业人员。


个人的能力和价值成为了最重要的标底,同跨好几个公司平台的“员工与公司之间的新合作模式”正在兴起。


打工人不再是仅仅寻求自身在公司内的位置,而是不得不积极地寻找自身在行业内的位置。


否则压力就一定会越来越大,面临淘汰的风险也会越来越高。


而疫情和新就业压力正在催化这一过程,


灵活就业一定会成为未来的主题,它并不是所谓的打零工,或者做兼职。


而是就业者在面临更全面社会竞争压力下,主动地挑选“竞争阵地”、“竞争工具”,以自身能力为核心展开的新工作模式。


在未来,如果无法以自身为本,无法灵活使用更多的新的平台、新的工具,就无法成为具备独立竞争力的就业者。


那么如何适应全民竞争时代的新节奏,都有哪些新工具新思维能够帮助我们摆脱越来越重的从业焦虑,提升自我竞争力?


扫描下方二维码,预约直播链接。


今晚19:00,破竹直播间庄主将就这一问题用内容分享和直播问答辆重型与大家进行深入讨论。



相关新闻
庄主总篇数 78 篇
职业操盘手,自由投资人,多家专业交易机构首席训导官
   请发表您的评论
0条评论
推荐文章
©2017 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声明 米筐内容版权归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有,任何媒体、网站、及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传播。本网站保留追究非法转载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网站常年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5067764号-1

关注米筐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