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洗牌!这5个省份强势反超!

2022-01-28 09:320
摘要:时代变幻,2021年的中国经济逐步复苏,全球疫情肆虐的大背景下,显得更难能可贵。




时代变幻,2021年的中国经济逐步复苏,全球疫情肆虐的大背景下,显得更难能可贵。


随着31个省份公布2021年经济数据,中国区域格局再次迎来不小的洗牌。


1



截至目前,31个省份都通过“两会”或者统计局公布了2021年的初步统计数据,只有西藏的表述比较模糊,没有具体数字。



与2020年相比,2021年最大的变化是“新台阶”


从GDP总量来看,广东GDP达到124369亿元,首次突破12万亿,依然稳居全国第一,也是唯一一个超过12万亿的省份。


如果按照汇率折算,广东GDP约1.92万亿美元。这个总量放到2020年全球所有国家和地区中,可以排在第七位,甚至超过了意大利、加拿大、韩国。


富可敌国,毫不夸张。


江苏GDP总量同样站上新台阶,首次突破11万亿元,继续紧追广东。



粤苏两霸相争可谓从始至终。1988年之前,江苏始终领先广东。从1989年开始,广东发力反超江苏,自此坐稳中国第一强省的位置,霸榜33年。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江苏的名义增量13645亿元,超过广东36亿元。而两者的差距,也从2019年的峰值9330亿,缩小到8000亿元。


此外,山东突破8万亿,浙江突破7万亿,四川、湖北突破5万亿,上海、安徽、河北、北京突破4万亿,纷纷站上新台阶。



山东与广东江苏的差距越来越大,而身后的浙江也在紧追不舍。


2016年,山东领先浙江的优势达到峰值1.15万亿元。但此后几年,山东“挤水分”,浙江依靠数字经济努力追赶,2019年时的差距缩小到8000亿上下。


但痛过的山东,逐渐恢复过来。2021年,山东对浙江的领先优势再度扩大,达到9579亿元。


而在前十的省份中,只有河南的增量低于4000亿。7月份的暴雨洪灾,就造成经济损失1200亿,加上8月份和年底的疫情冲击,河南实在太难。


甘肃GDP也突破万亿,成为第27个万亿省份,而全国还有海南、宁夏、青海、西藏4个省份,在万亿以下徘徊。


2



从经济增速看,各省的表现又大相径庭。



其中,湖北增长12.9%、海南增长11.2%排在前两位。


海南的高增长,服务业是主力。2021年,海南第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5.3%,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82.5%。


而意外的是,山西增长9.1%排在了第三位,其名义增速更是达到28%,高居全国第一。


煤炭大省的秘密,自然还是煤炭。


2021年,山西规上原煤产量11.9亿吨,增长10.5%。超过10亿吨的产量,直接占了全国的30%左右。


而去年煤炭价格暴涨,直接做厚了山西的煤炭企业利润。1-11月份,山西规上工业企业营收增长49.7%,工业企业利润更是暴涨2.5倍,创历史新高。


但资源价格不可能只涨不跌,资源型省份紧抱着一条大腿难以应对时势变化,产业转型升级依旧需要破局。


此外,江西、江苏、浙江、北京、山东、重庆、四川、上海、贵州9个省市的增速,都超过了8%,表现亮眼。


如果以全国增速8.1%作为衡量标准,还有19个省份的增速跑输全国水平。当然,广东、福建、安徽增长8%,与全国水平基本持平。


而辽宁、青海的增速,甚至低于6%,已经严重掉队了。


比如辽宁,尽管消费增长9.2%、进出口增长17.6%,但投资和工业却拖了后腿。2021,辽宁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4.6%,固定投资仅增长2.6%,房地产开发投资甚至下降2.6%。


两个拉动经济的支柱,疲态尽显。


3



与2020年相比,有9个省份出现了排名变动



其中最值得关注的,还是湖北。


疫情两年来,湖北经济一直在谷底盘旋。而随着形势好转,经济复苏加速。


2021年,湖北41个工业行业中39个行业实现正增长,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14.8%;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0.4%;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9.9%;进出口总额增长24.8%……


依靠接近13%的增速,湖北重新反超福建,排名重回全国第七位。


因为疫情所失去的,湖北又夺了回来。


另外一组,重庆实现对辽宁的反超,尽管领先优势只有309亿元。


重庆近几年稳扎稳打,主要原因还是处在辽宁自己身上。


而辽宁,只是东北经济的缩影。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西南地区正在全面反超东北地区。



2005年之前,辽宁一直是这两个地区的老大哥。但从2006年开始,四川反超辽宁,差距越拉越大,到了2021年,四川GDP已是辽宁的近2倍。


同样,2010年,广西反超黑龙江;2012年,云南反超黑龙江;2017年,贵州反超黑龙江;2021年,重庆反超辽宁。


如今,云南、广西距离辽宁也近在咫尺,辽宁对云南的领先优势甚至只有484亿元。


而近些年,西部省份增速快,长期位居全国前列,东北经济反倒增长乏力。


西南对东北的反超,不可阻挡。


最后一组值得关注的,是新疆对天津的反超。


而问题,还是出在天津自身。



从1992年到2014年,除1998年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外,其余年份天津的经济均保持两位数增长。即便在2008年,也能保持10%的增速。


2011年,天津人均GDP超越京沪,位列内地省级行政区人均GDP首位,风头一时无两。


但从2010年之后,天津的经济增速开始下行,直到2017年,增速只有3.6%,在31个省市中排名垫底。


再加上这两年疫情的冲击,2020年天津增速只有1.5%,创下历史新低。


天津的表现,大致可归结为两个原因:


一是,2018年的“挤水分”影响颇大。


2018年,国家统计局修改统计核查方法,诸多省份GDP挤出大量水分。而天津从1.88万亿被修订为1.33万亿,缩水幅度达29%。


经济增速,自然也下降颇多。


二是,产业结构失衡,过度依赖于重化工业。


重工业是天津经济高速发展的主力。2018年,天津规上工业中,制造业增加值占比为70.7%,对全市工业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98.2%。


但传统产业比重过大,也拖累了调结构、转方式的进度。


随着时代转型、环保风暴、去产能等一些列宏观因素转变,天津的经济便不可避免受到重大影响。


这对那些产业结构失衡、传统产业占比过重的地区,值得警惕。


相关新闻
老船长总篇数 259 篇
数据狂热粉,这世界上没什么问题是用数据解决不了的。
   请发表您的评论
0条评论
推荐文章
©2017 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声明 米筐内容版权归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有,任何媒体、网站、及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传播。本网站保留追究非法转载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网站常年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5067764号-1

关注米筐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