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阻碍印钞放水,这让央妈犯了愁

2022-01-24 09:170
摘要:印钞放水或者说宽信用,离不开借款人…而当下的难点恰恰是缺乏有效的借款人。




印钞放水或者说宽信用,离不开借款人…而当下的难点恰恰是缺乏有效的借款人。


1



信号已经挑明,印钞大放水就要来了。


央行新近公布的SLF(常备借贷便利)利率显示,其三个品种(隔夜SLF/7天期SLF/1月期SLF)、自1月17日起均较之前下降0.1%。


同样在1月17日,央行开展了7000亿的MLF(中期借贷便利)和1000亿的7天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均较之前下降0.1%。


SLF、MLF、逆回购是什么呢?用人话说就是银行从央妈那里借钱、获得资金的利率成本。而银行又是赚息差的,当获得的资金利率低时、放贷出去的利率也会低。


所以我们看到了,1月20日的一年期和五年期LPR(市场报价贷款利率)双降…前者下降了0.1%、后者下降了0.05%。而在前一个月的12月20日,1年期LPR其实已经降了0.05%、相当于1年期LPR连续两月下降。


信贷宽松、印钞放水的前置信号是什么?就是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的下降。


除了降息之外,央妈的存准率下调同样异常频繁。


2021年央妈全面降准两次,共计释放资金约2.2万亿。如果再加上最近的两次连续降息,大放水的信号就释放了四次…并且信号越来越密集频繁。


如果大家对这些货币政策的操作不懂,那央行官员的话总能听懂吧?


1月18日,央行官员在2021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关于接下来的印钞大放水则表达的非常直白、且显得十分紧迫。


“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增强信贷总量增长的稳定性,引导金融机构有力扩大信贷投放”、“把货币政策工具箱开得再大一些,保持总量稳定,避免信贷塌方、“金融部门不但要迎客上门,还要主动出击,按照新发展理念的要求,主动找好项目,做有效的加法”、“一年之际在于春,要抓紧做事、前瞻操作,走在市场曲线的前面”……


言语之间显得较为着急,几乎是在“逼迫”银行多放贷、加紧放贷了,近乎把放贷当作了一项政治任务。


相信听到这里,有些人已经高潮迭起、以为大水就要汹涌而至了,似乎满世界的都是水、即将肆意漫灌。


印钞放水真的这么容易么?央行号令一出、钱就奔涌而出了?


NO!你信你就输了!


2



在当今的主权信用货币体系下,我们要知道一个最基础的知识:贷款就是印钞,贷款的过程就是印钞放水的过程。


所以企业/居民要贷款、钱要能印得出来,而这一定是央妈/银行/借款人三方合作的结果:央妈负责向银行提供资金、银行能找到合格借款人并愿意发放贷款,当然更离不开被很多人忽视的一方——借款人,必须得有人愿意去银行借款。


以前没有人会愁缺少借款人,愁的是央妈不降准降息、愁的是银行不愿意放贷,而现在环境变了。


就以读本文的你来说,你愿意贷款负债吗?


这很好回答:如果有投资机会、能赚到更多的钱,当然愿意去贷款。可如果没有什么投资机会、贷款花出去还亏钱,估计脑壳有问题才会贷款负债呢!毕竟贷款是要还的、贷款是有利息成本的。


这就是问题所在,以前不缺借款人、是因为在短缺经济下投资赚钱的机会太多了,借来钱、投入生产,立马就是源源不断的回报。而现在是过剩时代、经济增长下行期,用贷款投出去的钱很可能打了水漂。


借款人缺乏,而有人借款才能印得出钞…所以,央妈想印钞放水并没有那么容易。


央妈MLF、SLF、逆回购操作,是给银行们提供更多的资金;央妈降准,是让银行在吸收存款后、上交央妈的资金更少从而更多的资金对外放贷;央妈降息,是吸引更多的借款人去银行借款…问题恰巧出在这——当预期收益很低时,再低的贷款利率也吸引不了人去借款。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种结果,央妈拼命的向银行释放资金、可这些资金却淤积在银行体系内,如下图:


大家以为的货币宽松,是央妈把钱给银行、银行再把钱给企业或居民等借款人,就如同用高脚杯倒香槟一样、一层一层的往下流。而实际情况却可能是,央妈不断的向银行体系灌水,可水却在银行体系内堆积、并没有继续流向企业或居民等借款人。


这就是当今很多经济体遇到的新问题…没有借款人。


3



在日本和欧洲等国家,央行的再贷款利率(也就是提供给银行资金的利率)很低很低、接近于零甚至负利率,当地的企业或居民借款的利率也很低、甚至不到1%,可即使这样仍然没有人愿意借款。


央行不断地买债(比如国债)、甚至买股(日本央行就购买了大量的ETF基金),从而让自身的资产负债表越来越大,银行印出的钱越来越多,可为什么物价始终不涨、甚至还一度通缩呢?


因为央妈印出的钱都沉淀在了银行的体系内,并没有流入市场中,所以市场中还是缺钱、并造成物价不涨甚至通缩。


央妈通过货币政策逆周期调控经济,目前看会经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就是通过降息、让企业和居民主动的去借款。以前有个投资项目、预期收益率是10%,当借款利率是5%时、大家会觉得风险太大不值得冒险。可如果把利率降低到1%、是不是10%的收益就很有吸引力了呢?也就愿意主动去贷款了。


可随着产能过剩,哪怕找到10%收益的项目也很难,那即使借款利率降到零、大家借钱冒险的动力也没有了,此时央妈就大量的购债或购银行的债权(可简单理解为向银行提供资金)、把大量的钱“白送”给银行,也就进入了第二阶段——量化宽松、也就QE,这就是近十余年很多国家的“骚操作”。


因为没有借款人,银行手里拿着海量的钱、虽然近乎没有成本(因为央行再贷款利率趋近于零),可放贷不出去也麻烦啊,所以QE一定程度上也会失败。


于是就会进入第三个阶段——央妈定向发钱,定向某个群体、某个行业、某些机构等直接发钱,这也就是近两年新流行起来的货币理论——MMT、现代货币体系理论,通过定向发钱、化解债务、维持经济。


可喜的是,中国目前还处于通过降息降准来实现放水的第一阶段,可让人担忧的是也出现了合格借款人的减少、甚至缺乏。



去年底今年初以来,部分银行“开门红”难以红、并频频传出的“资产荒”,就是缺乏合格借款人的结果。


可以用绳子把马拉到河边,但马喝不喝水、绳子是无能力为的,央妈可以给银行充足的资金、但银行能否放贷得出去,央妈却无能为力…总不能强迫企业和居民去借钱吧。


很多人以为央妈开闸就能随意的放水,不是的…很可能期盼的印钞、最后却印了个寂寞。


相关新闻
A先生总篇数 396 篇
深厚扎实的经济学基础,对市场、金融有深刻的理解和认知。
   请发表您的评论
0条评论
推荐文章
©2017 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声明 米筐内容版权归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有,任何媒体、网站、及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传播。本网站保留追究非法转载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网站常年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5067764号-1

关注米筐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