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首席,别折腾了!

2022-01-12 09:080
摘要:刚刚和恒大上演一场闹剧、分道扬镳的任泽平首席,又出来搞事了。




1



刚刚和恒大上演一场闹剧、分道扬镳的任泽平首席,又出来搞事了。



1月10日,任泽平在泽平宏观发布报告《解决低生育的办法找到了——中国生育报告》。


他提出,建立鼓励生育金,央行印钞2万亿,10年可让社会多生5000万孩子,每年500万。而生孩子还要抓住75-85后年龄段的人,不要指望90后和00后。


两个话题,个个都是“引战”高手。


港口大爷噗嗤一声笑出来:“你真的不知道1500万年薪的经济学家在想什么,神鬼莫测。”


文章一发出来,全网刷屏热议,支持声、叫骂声各半,互不相让。


任首席在微博上创建的投票中,支持设立鼓励生育金的占了多数。



但奇怪的是,在泽平宏观公号那篇报告文章下面的评论,却是反对者多。



媒体评论得更直接:“哗众取宠”……



先不论这一建议是否可行,但任首席这波流量吃的,盆满钵满。


船长的好友菌爷表示:“这么石破天惊的想法,为什么我们没想到?首席还能这么抢流量,能不能给我们自媒体留条活路?”


2



引起一些争议后,任首席昨天又发表了最新回应,不妨来看看他的建议究竟如何实行?



简单总结,要想拯救中国的低生育态势,解决办法是——设立鼓励生育金


问题来了:钱从哪儿来?


让央行印钞。鼓励生育金可以参考棚户区改造工程和央行碳排放支持工具,绕过财政,不至于让地方政府难上加难。


按照OECD国家鼓励生育的家庭社会福利支出占GDP的2%-3%,中国GDP110万亿,那么就是每年印钞至少2万亿。


注意,是每年至少2万亿,10年至少20万亿。


加上中国GDP还按5%左右增长,10年后的印钞量至少要超过3万亿。


任首席的观点也很明确:家庭福利开支占比越高的国家,生育水平越高。



那么进一步的问题又来了:造成大通胀怎么办?


考虑到中国目前的货币乘数是7左右,每年印钞2万亿,市场上增加的资金汇总到M2,就是14万亿之多。


2021年11月,中国M2规模235.6亿,同比去年增加18.4万亿。


如果每年多印钞2万亿,14万亿的资金加进来,相当于把今年的M2增量近乎翻倍。


释放如此巨量的资金,敏感的资产价格——股市和房价,不会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任首席给出的解释是,“专款专用”,鼓励生育金就专门发放给生育二胎、三胎的家庭。


但他显然轻视了中国人民的民间智慧,尤其是在怎么花钱这件事上。


P2P爆雷是怎么发生的?去年深圳楼市是如何涨起来的?深房理是怎么被查的?


即便不考虑资金被挪用到其他资产上,单单是一年14万亿资金用来购买瓜果蔬菜、奶粉、尿布等生活用品,物价上涨也是必然的事情。


另一个被关心的问题是:为什么不能指望90后00后?


任首席的观点是,要想提高生育率,主力还应该是75-85后,90后和00后连婚都不想结,根本指望不上。


的确,75-85后正是社会中坚主力,是有一定经济实力、有生育能力、有生育意愿的一批人。


当下的90后00后,正面临择业、工作、家庭、婚姻、买房等诸多压力,结婚率下降也是事实。


但一个简单的算术题是,75年生人已经47岁,80年生人已经42岁,85年生人已经37岁,即便是90年生人也到了32岁。


而女性超过35岁,就已是高龄产妇。让这批人再去生娃,甚至二胎三胎,有点不切实际。


最后一个问题更为关键:会不会造成社会不公平?


任首席给出的答案是,不会,高收入家庭给的补贴少一些,低收入家庭给的补贴多一些。


但印钞的后果之一是,购买力下降。


高收入家庭也不会在乎这一点生育补贴,低收入家庭确实会获得一定好处。


而物价上涨、购买力下降,对低收入家庭带来的影响更为致命。


每一次狂发货币的结果,都可能使贫富差距扩大。


有些话不方便展开说,点到即止。


3



船长之前写过多篇文章,提及中国的人口出生率,确实到了需要思考的地步。



根据最新公布的2020年卫生健康统计年鉴,中国新生儿活产数量1203万,人口出生率降至8.52‰,已是1949年以来的最低值。


其中,广东新生儿143万人,排在第一,也是唯一一个超过100万的省份。


而两个传统的人口大省——山东和河南,新生儿数量都首次跌破100万,山东相比2019年更是减少了27万之多。


出生率超过10‰的省份共9个,除了广东、海南之外,都是西部省份,且都是少数民族的主要聚集地。


出生率下降是无法阻挡的趋势,2021年中国新生儿数量很可能跌破1000万,再创新低。


这在全球,莫不如此。


任首席所说的那些家庭福利支出高的国家,生育率究竟如何?


美国生育率 /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


美国的生育率尽管在2007年重回2.12的高点,但此后一路走低,2019年降到1.7。


挪威生育率 /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


挪威的生育率同样在2009年回升到1.98的短期高点,但此后同样一路走低,2019年降到1.5。


瑞典生育率 /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


瑞典的生育率大起大落,1990年回升至2.1,2010年时再次回升到1.98,但此后也逐渐下降,2019年时降到1.7。


韩国生育率 /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


韩国的生育率,因为没有太多刺激生育的政策效果,2019年时跌破1,降到0.9的历史最低点。


日本生育率 /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


至于任首席所举例的日本,2005年后生育率的确回暖,但2015年后没能延续,2019年时又降到了1.36。


法国生育率 /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


法国,家庭福利开支占GDP为3.7%,比重最高。其生育率从1994年开始也确实逐步走高,2010年时达到2.03,但上升态势并没能一直保持,2019年跌至1.87。


推行鼓励生育政策、发放生育补贴,确实能短期起到生育率回升的作用,比如中国的开放二胎政策,新出生人口就短暂提升。


但要看到,随着全球各国经济水平不断提升,城镇化率的提升,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提升,全球资产价格的提升,生育成本的提升,生育率下降是不可阻挡的趋势。


趋势规律的内涵,便是除非有重大意外出现,短期、小规模的因素并不能改变什么。


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中国目前针对教育、房价、医疗的改革,效果尚未显现,人们对生育成本的焦虑,还未彻底散去。


所以,任首席,咱还是别折腾了,歇歇吧!


相关新闻
老船长总篇数 238 篇
数据狂热粉,这世界上没什么问题是用数据解决不了的。
   请发表您的评论
0条评论
推荐文章
©2017 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声明 米筐内容版权归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有,任何媒体、网站、及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传播。本网站保留追究非法转载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网站常年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5067764号-1

关注米筐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