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人伦悲剧,照出了我们心中那个愚蠢的“贼”

2022-01-06 09:130
摘要:前段时间复读《左传·郑公》篇,其中有一篇《郑公克段于鄢》的故事非常耐人寻味。



1



前段时间复读《左传·郑公》篇,其中有一篇《郑公克段于鄢》的故事非常耐人寻味。


这个故事讲的是:郑庄公的母亲偏爱弟弟共叔段而厌恶郑庄公,所以一直想要让小儿子取代他。


郑庄公为了名正言顺的除掉自己弟弟,所以他开始一味的纵容弟弟,培养他的野心。


而他的弟弟共叔段在郑庄公的刻意引导下,野心与狂妄与日俱增,终于一步步走进陷阱,最终因为造反被郑庄公击溃于鄢的故事。


其实,在整个故事当中,如果仅是郑庄公腹黑坑弟弟,母亲武姜脑残坑儿子的话。


这无非就是一场人伦悲剧和政治博弈而已,如此不过是术之小道,技术手段而已,其又有何德何能作为作为《左传·庄公》当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被后世不断研究呢???


究其原因,这一篇初读之下,讲的是一场“预先取之必先与之”的政治斗争。


再读之下,则是郑庄公洞彻人性的黑暗智慧。


但是一读再读,一品再品之后,我们会发现,整个故事主角从来就不是郑庄公,也不是他那个愚昧的母亲。


而是郑庄公那个一步步迷失自我,一次次自我膨胀,最终失去敬畏之心的蠢弟弟共叔段。


因为共叔段就是我们所有人的缩影,我们每个人都是那个愚蠢的弟弟,也是圣人王阳明究其一生与之斗争的对象:心中贼!


2



我们都说郑庄公手段腹黑、形象圣母,因为他对弟弟刻意的纵容和对武姜不停的退让,培养了他弟弟本不该有的野心,而后等待共叔段野心膨胀到无法自制的时候,一击而灭。


他就是一切阴谋的幕后推手。


但是,当我们再次去梳理整个事件的发展,去揣摩整个发展的脉络,就会得出一个很有意思的疑问:


整件事情当中,郑庄公除了退让和憋大招以外,他到底干还干什么对不起他弟弟的事儿了?


答案是:什么都没干!


既然郑庄公什么都没干……那么,到底是谁灭杀了共叔段???


答案很显而易见,共叔段的悲剧就是一场人性的自杀表演。


也是我们所有人“心中贼”对我们的自伐!


是不断膨胀的自我欲望与现实能力的脱钩,是对世界失去敬畏之后的盲目狂妄,是对自我认知产生偏差自后的迷之膨胀!


我在前面的篇章当中说过:阴阳鱼轮转不休,当光明走向极致,它会刺瞎你的眼睛,将你拖入永恒的黑暗。


当黑暗走向极致,他会赐予你敏锐的感官,帮你找到被隐藏起来的光辉。


郑庄公悲惨的童年,让他在黑暗中理解光明的伟大和人性的弱点,他心中充满了对世界的敬畏,以至于明明有能力直接杀弟弑母,但他明白人言之可畏,民心之向往。


而他弟弟共叔段光明且心想事成的童年,刺瞎了他的眼睛,让他对这个世界失去了敬畏。


当他哥哥对他一味地忍让和绥靖之后,令他错误地认为这个世界不过如此,民心所向、权利纠葛都不过是我一言而决的事情罢了。


以至于最后不可自控的走上了与孝道为敌、与王道为敌,与权力为敌,与人民为敌的黑暗之路,最后自伐于鄢。


生而为人,当心存敬畏!


3




但往往越是这个世界赐予我们的善意,就越会令我们渐渐地失去敬畏。


一如生活在溺爱之中的孩子,永远学不会尊重他的母亲。


生活在富足当中的人们,永远学不会对粮食的珍惜。


生活在平等当中的人们,永远看不透权利的真实与强大一样。


温室中的花朵,最引以为傲的,只有“艳压群芳”这空洞的自豪。


但实际上,莫说牛嚼牡丹了,但凡失去温室的庇护,一窝小虫便足以令她零落成泥。


但还是那句话,温室中的花朵,对蚜虫都缺乏敬畏,合论刑杀万物的冬官之怒?


又如孔子之辩三季,蝗虫春生而秋死,子贡谓之冬,却被其嘲讽为“无知”一样。


绝大多数时候,我们与朝生暮死的蜉蝣何异?与坐井观天的青蛙何迥?


为何说,只有走过两次牛熊,才有资格说股?


为何说,只有在寒冬扛过去,并且活过来的人,才有资格抗险?


但事实是,我们很少有人能够意识到自己的无知与狂妄。


因为只需要世界给我们一点点的善意,我们黑暗的人性就会飘飘然自以为不过如此!


我不想讨论为什么一个在现实中,连小组长都斗不过的社畜,会觉得自己比中央更懂得如何战胜美国。


我也不想探究为什么一个连月赚10W都做不到的“精英”,会觉得自己比发改委更懂经济。


我也不想去哔哔为什么一个连自己家庭都平衡不了的人,会觉得自己比政治局更懂如何平天下。


我们就讨论讨论,为何散户总在寻求救赎和自我毁灭的循环中无限沉沦?


我们去观察,去了解就会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越是小小的散户,越是会觉得市场不过如此!


越是再万物生发的牛市当中,散户往往越是目中无人,直到最后的崩盘中,被市场击溃于“鄢”。


我们去思考,直到我们被市场彻底击溃,被妖股彻底玩疯的时候,又有多少人会坐下来思考“我自己错在哪了”?


哪怕到清盘爆仓,他们心中思考的也是“这就是个赌场”,“政策制定者太黑暗”,“主力是王八蛋”等等毫无意义的外归因。


因为他们真不觉得自己错了,市场真的不过如此,人们没有对市场的敬畏,人们对市场的态度总在两个极端来回横跳,即:“恐惧”与“轻蔑”。


非左而即右的思想,本质就是对世界缺乏敬畏的想当然而已。


4



要么畏惧不前、要么重仓瞎干。


试探、损益、计划、策略、应急。


何时多一点、何时少一点。


散户真的不知道这些么?不!这些但凡是一个智力正常的人,都会去思考……


但……仅仅会在生活的重压之下去思考,在小组长催业绩的时候去思考。


但是在“有手就能玩”的证券市场当中,没有人觉得应该有此必要,毕竟……有手就能玩。


一个在现实中逻辑正常的散户,往往是在入市初期会表现得很谨慎、有敬畏。


但是我们去回忆自己可怕的赔钱之旅,到底是从何时开始的呢?


我想答案会惊人的一致:从我们第一次赚钱开始。


我们又是从何时开始变得急功近利,变得鼠目寸光的呢?


从我们第一次短线赚了一票“还算大”的开始。


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有资格对经济发表评论的呢?


从获得第一个点赞开始。


一点一点的善意,最终汇聚成了自我肯定的盲目膨胀,令我们一个连基础经济学都没毕业的人,觉得自己足够有专业素养,能够对经济问题开始发表自我的看法甚至“命令”。


但市场不听你的啊!共叔段觉得一统郑国不过是传檄而定的游戏,但实际上他的“王庭”当中,除了他自己,剩下的全都是卧底……


当我们“觉得”股市应该怎么搞才能涨,但人家监管层就是不这么搞,悲伤、挫败、落差,现实的打击和虚幻的狂妄产生落差让我们陷入无能狂怒。


当现实告诉我们“我们不过是一只弱鸡”,而精神却自认为我们是一个领袖的时候,监管层就成了所有散户口诛笔伐的罪人。


当所有弱鸡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弱的时候,当心中贼难以为继的时候,任何一个欺骗你说:“你没错,是这个世界错了”的人,都会被你引为知己。


但实际上呢?这个告诉你“你没错”的人,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经济”两个字怎么写,他只知道你心中的“贼”字怎么写就够了。


打击股市黑嘴,打的也就是这些不停对你写“贼”字的人。


但对你写“弱”的人,你有可能去信他么?


将心中的脆弱揭开,让他暴晒于阳光之下,这是何其痛苦的事情!


于是,悲剧轮回往复……


光明和温暖让我们陷入永恒的黑暗不能自拔……


这,便是人性……


5



我见过多少散户,哪一种是最最最无可救药的类型呢?


是拿着一只股票,一个问题来回不停地换着老师来问的人。


这种人除了骗子,谁都救赎不了他。


因为他找的根本就不是救赎,而是心中贼的满足。


当你的答案不是她心中所想,他就会觉得“此人不过如此”,直到有一个懂他心中贼并且不拿他当人看的人出现时,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驱动他去寻医问药的,是心中无限的恐惧,而驱动他寻寻不决的,则是“此人不过如此”的念想。


如果他的潜意识里对答案心存哪怕半分畏惧,就不会拖沓不前了……


很多人说:这是侥幸心理。


那么共叔段起兵造反,何尝不是侥幸心理在作祟?


但把他推向深渊的,真的是侥幸么?


一个人的“侥幸”,本身就是一种在正常情况下无法存在的“贼心”。


因为如果我们真的心存敬畏,我们就不会去想侥幸……


但是如果我们真的无所畏惧,我们也不会去想侥幸,因为不断的强大自己便足以击溃对手!


侥幸心理,本就是现实中你明知道必须敬畏,但心态上却又觉得不过如此。


你即知道他能弄死你,你又不相信他能真的敢弄死你……


强者不走捷径,弱者不寻捷径,只有自以为强但实际弱的“蠢弟弟”才会想到捷径。


因为强者自强,纵有荆棘万千,我自一路向前!


而弱者自清,明白顺着强者的路走,虽有曲折但终得所求。


只有心中贼,即看不上强者踩出的道路,又鄙夷弱者萧规曹随的“无能”。


他觉得,世界不过如此,我自能找到“多快好省”的方式,正路太远非我所爱……


想想看,那些葬身无人区的人到底是什么思绪?是开拓的勇气,还是对未知的好奇?


其实,不过是无知至极以后,产生了“无所不知”的狂妄而已。


其实,不过是邙山头上走过两次小路,华山路上爬过几次险峰,而后:可可西里不过如此,我看贝爷的视频看得多了……


但是我们去看看真正的巡防队员,哪次出发不是准备准备再准备,慎重慎重在慎重?


因为他们真“知道”,所以他们明白真实有多么凶险,无人区到底有多么令人敬畏。


所谓善水者溺,玩火者焚,皆死在“不过如此”,皆死在一次次的自我肯定之后,膨胀到毫无顾忌的心中贼……


自我的救赎,就是斩杀心中贼的过程,但往往当我们鄙视共叔段和武姜的愚蠢时,又有谁想到“他们”就是“我们”。


相关新闻
庄主总篇数 48 篇
职业操盘手,自由投资人,多家专业交易机构首席训导官
   请发表您的评论
0条评论
推荐文章
©2017 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声明 米筐内容版权归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有,任何媒体、网站、及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传播。本网站保留追究非法转载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网站常年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5067764号-1

关注米筐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