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举债400亿的烂尾之城!背后隐藏着更深的秘密!| 米筐原创

2020-07-16 09:280
摘要:前两天和港口大爷闲聊,他问我:中国最具设计感的城市在哪里?




1



前两天和港口大爷闲聊,他问我:中国最具设计感的城市在哪里?
 
船长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那肯定是上海、杭州、苏州这些江南城市啊!
 
港口大爷轻蔑一笑,放下手中的渔网,掏出手机说:“来,给你开开眼!”
 
古风博物馆以及金碧辉煌的内饰:


还有个堪比紫禁城的博物院B馆:


名震天下、气势恢宏的天下第一水司楼:


风格独特的盘古庄:


又突然英伦风的钟楼:


还有一众造价不菲的产业园区:


甚至在这里还有可能碰上贾跃亭:


而当船长知道这些气势恢宏、设计风格独树一帜,甚至堪称国际水准的建筑,都集中在一个西南十八线小县城时,还是不免虎躯一震。
 
没错,这就是前两天热搜刷屏的贵州独山县
 
这个只有1个街道、8个镇的独山县,位于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2019年,全县常住人口只有34万人,GDP为125亿元。
 
要命的是,上面这些宏大的建筑,全部是举债建设,前后共借了400亿!按照常住人口算,人均负债超过11万!
 
更要命的是,这些恢弘的建筑,除了大学城里有两个职业学校,全部烂尾!400亿的投资,打了水漂!
 
港口大爷不忿地说:“这么好的场地,养猪也比空着强啊!”
 
而这背后,是独山县每年的财政总收入不过8亿元。2019年,其地方财政收入仅4.69亿元。
 

▲独山县逐年下降的财政总收入
 
不到5亿的财政收入,怎么撬动400亿的疯狂投资?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2010年,潘志立从江苏海安县调任独山县,凭借东海岸练就的金融手段、关系,潘书记在独山的9年时间狂加杠杆,成立30多家城投公司,各种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大干快上,江湖人称“潘大胆”。
 
这也造就了独山的经济高增速。2019年之前独山县每年的经济增速都超过12%,2018年之前独山的固定投资增速都保持在22%以上。
 
何其疯狂!何其大胆!
 


2


 
这是独山县特有的景象,还是贵州县市的普遍现象?
 
在马督工的那条视频的最后,他们去到了独山隔壁的三都县一探究竟。然而,他们看到的景象,如出一辙:
 
一个和独山盘古庄相似,风格更为极致的七十二行:


一个可以举办全国大规模赛事的体育场,里面长满了杂草:


一个形似罗马竞技场的农业培育中心:


无一例外,这些气势恢宏的建筑,全部烂尾!
 
虽然最近引起热议,但独山县疯狂举债的事情,在2019年就整治结束,当地官场坍塌式落马:
 
2018年1月,贵州省三都县委书记梁嘉庚落马。巧合的是,他曾在独山任县长,与“潘大胆”搭班子近四年。
2019年3月,独山县原县委书记潘志立接受审查调查;随后,独山县委原宣传部部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原副县长相继被查;
2019年10月,潘志立被提起公诉。
 
“效果”也立竿见影:2019年,独山县GDP增速断崖式下跌到6.3%,固定投资增速从2018年的19.8%直接跌落至-19.5%,可谓从人间到地狱。
 

▲独山县近年来固定投资增速
 
从表面来看,这是一位从沿海省份调动而来的官员,运用金融手段举债大建形象工程的事件。

但这背后,也凸显出贵州整体经济的发展暗线逻辑——投资,才能产生增长力。
 


3


 
贵州,近年来颇有点经济增长明星的意味。
 


2019年,贵州经济增速8.3%,位居全国第一,连续9年位居全国前三,势头强劲。2017年之前,经济增速也一直保持在10%以上。
 
如此高的经济增速,除了底子薄基数小之外,贵州依靠的主要是三板斧:
 
一是以传统工业为核心的工业增长。
 
贵州所倚重的烟酒煤电四大传统产业,是工业增长的核心。2019年,酒、煤和电力行业增长都达到两位数。四大行业对规模以上工业贡献达到85.0%,增加值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为61.5%。
 
二是全力押宝大数据产业。
 
贵州借助水电便宜、天气凉爽等自然资源的优势,押宝大数据产业,并建起大数据产业链。

2019年,贵州数字经济增速为22.1%,连续5年排名全国第一。大数据,已经是贵州的最新名片。
 
三是投资,投资,还是投资。
 
无论是传统产业工矿,还是大数据基建,都离不开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尤其是贵州地势复杂,交通建设更是经济发展的先行兵。

从2007年开始,贵州的固投增速超过20%,2009年超过30%,最疯狂的2012年,固投增速达到了60%!随后开始逐渐下滑,直到2018年,再次回到20%以下。


2019年,断崖式下滑至1%。即便如此,采矿业的投资增速依旧达到58%,电力、热力投资增速依旧达到51.9%,医药制造、化学原料、酒类制造的投资增速也都超过了20%。
 
而在这12年中,基建投资一直是重中之重,每年的投资额都能占到40%左右。基建投资,成为拉动贵州经济的主要的动力之一。
 
疯狂的独山,并不孤独。
 

 



4





大规模投资,势必需要大规模资金支撑,顺势推高了贵州的债务。

综合财力=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央预算补助收入-一般公共预算上解支出+政府性基金收入+中央政府性基金预算补助收入-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上解支出

2019年,31个省市中政府债务超过综合财力的省份,有贵州、辽宁、内蒙古、福建、天津、吉林、海南、宁夏、黑龙江等9个省份,属于纯负债省份。
 
2019年,贵州的政府债务余额9673亿,与江苏、广东、浙江这些破万亿的省份相比不算高,在全国排在第7位。

但贵州的整体债务率(政府债务余额/综合财力)却高居全国第一。
 


按照国际通行的债务率警戒线100%计算,2019年,全国有12个省份债务率超标。

其中,贵州债务率达到148%,领跑全国。其后,辽宁139%、内蒙古135%位居二三位,债务率也居高不下。
 
如果再加上城投债等隐性债务,贵州的广义债务(政府债务余额+城投债有息负债)已经是综合财力的2.7倍。而最夸张的天津和江苏,广义债务率全都超过了300%。

而从负债率(政府债务余额/GDP)上看,青海71%高居第一,贵州以58%位居第二。按照通行的60%警戒线标准看,贵州也处在超标的边缘。
 


若再加上城投债有息负债,贵州的广义负债率已经超过了100%,排在全国第二位。天津、青海同样超过100%,处于高风险水平。
 
在贵州内部,2018年,黔南、铜仁两个城市的负债率都达到了60%,贵阳也在58%的危险边缘。而黔南,正是独山县所在之地,其中逻辑,不言自明。


风险的刀,一直悬在头顶。

时代变换,用高负债推动高投资,用高投资拉动高增长的模式,对于大多数城市来说,已然行不通了。
 
而独山的坠落,就是为这些城市敲响的警钟。

相关新闻
老船长总篇数 170 篇
数据狂热粉,这世界上没什么问题是用数据解决不了的。
   请发表您的评论
0条评论
推荐文章
©2017 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声明 米筐内容版权归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有,任何媒体、网站、及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传播。本网站保留追究非法转载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网站常年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5067764号-1

关注米筐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