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警告!全球产业链正进行大规模重构?

2020-05-06 09:280
摘要:疫情之下,世界各地都在上演一场又一场令人苦笑不得又匪夷所思的闹剧。



1



疫情之下,世界各地都在上演一场又一场令人苦笑不得又匪夷所思的闹剧。


川总前几日在发布会上称:把消毒液弄到人体里就能抵抗新冠病毒。这种弱智建议竟然还有人信。结果一天内,单纽约就出现了几十个喝消毒液、漂白液的憨豆。搞的美国疾控中心紧急发推,说千万别喝消毒液,更别注射,此举危害极大。


另一边印度更是奇葩。印度教大斋会主席瓦米·查克拉帕尼在推上公布了一个号称可以治疗新冠病毒的偏方:用牛尿、牛粪涂抹在患者全身,然后念一句咒语——Om Namah Shivay,意为“我向湿婆鞠躬、我向内在的自我鞠躬”,这样就能治愈疾病。并且还在新德里举办了喝牛尿派对用此抵抗新冠病毒。


这事,放在国内,都会被大众喷死。但恰恰,这是从一个大国,还有一个大宗教的首领口中说出来的。


这背后可不是简简单单一笑而过就翻篇儿了。


 

2



很多人现在完全不理解欧美等国最近的奇怪表现。


大家想想疫情在全球刚爆发后,各国的反应:


英国还在搞创意大赛,意大利坚持要开歌剧,西班牙还在使劲踢球……最后疫情爆发,整个欧洲都在推全民免疫的社会实验!


这都什么马叉虫操作?


而日本在取消奥运之前佛系抗疫,但奥运取消之后马上控制住疫情,韩国紧急动员迅速控制疫情蔓延,菲律宾对防疫零容忍、制造麻烦的直接枪毙……


都是一套试卷,有的考100分,有的考0分。


很多人都在往各国的意识形态上扯,但实际上,都是由各个国家的基本盘决定的。


我上面扯了这么多,都不是瞎扯的,大家看看我的今天文章标题是什么?是讲产业链。


这二者有什么关系?


过去几十年,全球化的大浪潮催生了产业链的转移和重构,很多国家的基本盘(制造业产业链)是空心的。


而欧美这些国家最近这些奇怪的表现,他问题的核心本质是什么?


是因为他们基础制造产业链在过去四五十年被彻底转移了,他真的没有充足的口罩、没有防护服、没有呼吸、机没有检测试纸、没有床位、什么都没有!


疫情全球蔓延,物资运输停滞,你让他们拿什么对抗疫情?!


所以很多人扯什么意识形态,社会文化,种族风俗什么的,都是瞎扯。


就是没有充足的抗疫物资。


所以欧美很多政客为什么嚷嚷着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产业链都搬回去?


你自己琢磨。



3



我们的抗疫答卷分比较高,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抗疫物资能够快速跟上。


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占据核心位置,特别是中下游制造领域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所以不管是口罩、呼吸机还是药品什么的,除了刚开始出现的短期供给跟不上,后续的供应是非常充足的。


所以,当境外疫情爆发后,有很多国家,特别是金融立国的某些国家,这次受到了灵魂打击。


我们的基本盘是商品制造,他们的基本盘是虚无缥缈的金融和制度管控。


但是,疫情之下,只看你的实体基本盘能否跟上,这导致后者直接坍塌


所以,这也导致回迁产业链,重构全球产业链上下游的声音在这些国家的政客圈里,喧嚣不止。


但让产业链回迁,全球产业链重构,有那么容易么?


我告诉各位,很难!



4



我们先看看经济全球化的表现有哪几个方面?


一、生产的全球化

二、贸易的全球化

三、金融的全球化

四、企业经营的全球化


大家仔细琢磨这四个经济全球化的具象表现,你就能发现,经济的全球化带来的产业链的全球化,它是没有国籍的。


什么意思呢?


比如我想造个高端的电动汽车。集成电路我要用美国德州仪器的,电池连接件我要用深圳长盈精密的,传感器我要用苏州安洁的,负极材料我要用日本日立的,地图导航我要用谷歌的,电解液我要用三菱的,中控屏我要用夏普的,车身铝合金我要用挪威海德鲁的,保险杠我要用加拿大的Multimatic……


为什么要用这些牌子?因为我认啊!消费者认啊!市场认啊!


你把里面的东西换换,这就不是原来那个东西了。


而你如果把整个产业链重构,那么结果就是我作为产业资本,我要承担巨大无比的不确定性风险!


我特么又不是傻子,我干嘛要冒那风险。


并且,对于绝大多数产业资本而言,严格意义上讲,他是没国籍的。


你能告诉我,汽车产业是属于哪个国家的?手机产业是属于哪个国家的?瓜子饮料矿泉水香烟啤酒方便面产业它属于哪个国家?


凭什么你一个经济顾问说让我搬迁,让我重构产业链上下游我就做了?


看清楚了,产业链是属于全世界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这么多年下来一起构建的!


在这个链条上,每一个生产制造的节点企业,都是在过去数十年,在全球化激烈竞争下的产物。


他不是政治竞争的产物。


为什么产业链会选择这些企业作为链条上的各个组织节点,是因为这些企业经历过过去几十甚至上百年的大浪淘沙般的磨砺。


他的产品设计,他的工厂选址,他的人员框架组织,他的销售市场布局,甚至一个广告,都是根据市场间多年竞争淘汰所决定的。


而市场的淘汰,在过去几十年间,形成了各个产业链极高的生产效率。


这种生产效率,是不可回撤的!


不可回撤,懂么?!


懂么?!


所以产业链的重构或者搬迁,成本极其高昂,风险极其巨大。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本源逻辑,只能往更高的生产效率前行,不可能往更低的生产效率倒退。


除非那种事儿发生,不过现在看,概率极小。


今天就先讲到这儿吧,很多朋友看完文章不点“在看”,我们可是拒绝白瞟的哦!点下“在看”,支持一下!


历经一个月的时间,终于申请办了一个新主编号,波动大年,如何参与确定性投资机会!赶紧添加下方主编二维码,朋友圈不定期发布投资机会,珍惜稀缺主编好友席位!

【全文完】


相关新闻
拾叶总篇数 217 篇
宏观经济分析师,擅长房地产市场、大宗期货市场、股票证券市场,有丰富的从业经验。
   请发表您的评论
0条评论
推荐文章
©2017 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声明 米筐内容版权归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有,任何媒体、网站、及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传播。本网站保留追究非法转载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网站常年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5067764号-1

关注米筐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