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们,不要轻易下牌桌!

2020-01-09 09:160
摘要:整个2019年,回顾过来,感受最深切的,就是经济下行之下的民营企业爆发的众多事件。


引子:

道家有七劫,其中第六劫被唤为“换骨劫”,达到这个劫数的修炼者骨肉会全部融化。


如果渡过的话,那么他的全身会再一次生长,成为没有任何缺陷的完美身躯。


如果没有渡过这一劫,则烟消云散。


今年去了很多地方讲课,傍晚小聚,很多私营老板给我讲,想下牌桌了,搞了这么多年,大风大浪都见过,今年最难捱。即便是08年和13、14年的时候也不像现在这个样子。


我鼓励道:再坚持一下,等产业链利润重新调整分配后再看看。


如果你真下牌桌了,想再回牌桌上就难了。


 1


整个2019年,回顾过来,感受最深切的,就是经济下行之下的民营企业爆发的众多事件。


比如曾经众星捧月的白马股康美药业、康得新等出现财务暴雷,股价崩盘。暴露出众多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冰山一角。


再比如,过去巨无霸的海航集团、金盾集团、盾安集团、精工集团、银亿集团等频频出现债务危机,企终很多集团甚至破产重整。


这些资产数百亿,甚至上千亿的民营企业在宏观经济结构调整的波动期内无法确保企业正常经营而轰然倒塌,着实让人唏嘘不已。


对于此番种种,前些日子,任泽平在分析民营企业生存环境报告里写道:


受经济下行、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去产能、环保限产、金融去杠杆、税收社保加强征缴、流动性分层等叠加影响,2017年以来民营企业经营困难增加,遭遇融资困境、信用债违约潮、股权质押风险等。“民营经济离场”、“新公私合营”、“洗洗睡”沉渣泛起,冲击民营企业家信心,加大经济下行压力。


关于任总的这个描述,你拾叶在过去一年写了不下五篇文章替民企发声,然而并未引起共鸣。


读者们觉得这些离自己的还遥远,离自己所身处的企业还遥远。


但你需知道,一叶随风落,天下便知秋。


如果各行领头大哥轰然倒塌,跟着后面的小弟不是去接大哥的头把交椅,而是被统统无情归零。


这个道理,希望读者们永远不懂。


 2


民营企业的信心,受当地营商环境、银行信贷政策和行业政策监管较大。而作为民营企业的掌门人,眼下关心的只有一个重点——企业是否有利润


毕竟下面一群人张嘴要吃饭。


不能产生利润,或者未来没有商业场景去产生利润的企业投入,都是空耗社会资源。这是很多企业家的座右铭。


而民营企业利润,却被各种原因被萎缩。


从2017年开始,国有企业利润增速就和私营企业利润增速就产生了剧烈的劈叉。国企利润激增,而民企利润却像天猫双11搞活动,满300减200,然后再折上折。


全国2700多万家民营企业,对国家贡献了超过50%税收,贡献了超过60%的GDP,超过70%的技术创新和新产品贡献,超过80%的就业岗位贡献和超过90%的新增就业贡献。这个宣传,已经人人皆知。


然而,拿到的利润,却让你路口大爷呵呵地直往烟袋里塞烟叶。


但如果你细分的话,民企的利润包里,被新贵互联网公司和老哥房地产公司又拿了大头,至于其他三百五十八行……


一边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一边雪虐风饕,天寒地冻。


大家冷暖自知。


 3


“等等,先不要下牌桌!“


你拾叶这句话鼓舞了很多企业家。


终于,12月22日,“民企28条“面世,我觉得转折点到了。


回到2005年2月19日,“非公经济36条”问世,主要内容是“五个允许”和“两个鼓励”。


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垄断行业和领域。
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公用事业和基础设施领域。
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社会事业领域。
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金融服务业。
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国防科技工业建设领域。
鼓励非公有制经济参与国有经济结构调整和国有企业重组。
鼓励、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参与西部大开发、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和中部地区崛起。


这份文件被很多民营企业家称为“开创历史的日子”。


这是建国以来,第一次公开明确表示民营企业该干什么的重要文件。


同时,“36条”里有一个重要的原则:法无禁止即可为


国民经济里,产业链条上的利润,老利益有了被动蛋糕的可能。


但五年之后,民营企业在垄断行业和融资上虽有一些发展,但并不明显。原因,大家都懂。


于是乎,一众私营老板们纷纷直呼融资难。


2010年,“新36条”出台,加大开放石油、金融、电信等行业,并且提出了民间投资进入的具体途径和方式。


新旧两个“36条“的出台,给民间资本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机遇,但是,世间万物,阴阳交融。


别忘了,资本是逐利的。


下面的内容,不需要人人看得懂。


国家开放了众多垄断领域,对于PM而言,希望百家争鸣,百花齐开。各行各业都能取得长足发展。


然而,由于民间资本逐利性,TOP的民间资本纷纷涌入金融、地产、医疗和教育领域,原因很简单,里面利润奇高。


各省富豪你看看他们的行业,除了二马外,其他几乎皆出于此。


康得新和康美药业这两个例子我不是随便举的,你仔细琢磨。


2013年,全球经济开始出现衰退,很多民营企业的订单是接的国有链条上的业务包,国企没单子,需求萎缩之下,众多上市的民企公司为了财务报表上的粉饰,在金融全球自由的大浪潮下开始疯狂举债并购。


WD当年去海外疯狂并购可见一斑,长老为什么不喜欢王家父子,你琢磨。


2014开始,大量国有企业开始出现巨额亏损,长子资产负债表出问题。而同时,上述四大领域民间资本却继续疯狂举债,通过影子银行把企业杠杆率加到100%以上甚至200%以上比比皆是。


2015年底,供给侧改革开始,环保风暴也开始。


目的,是为了给这些民间资本降低杠杆,本质就是出清这些瞎胡搞的资本。


难办的是,百花妖艳,界定成本巨大,只能一刀切。而这难免带来大量的误伤,这也是很多老板想下牌桌的原因。


而如今,新“28条”出台,回顾过去两个“36”条出台的时间,2005-1年是调控过热的经济,2010-1年是要挽救受次贷危机下的经济,而2019-1年则是要给这一些高风险高杠杆资本收拾烂摊子。


所以,出清末期,很多老板都担心一个问题:Rulers怎么看待我们这些民营企业?


我的答案是:


Rulers的根基是保证社会充分就业。

而民营企业提供了90%的新增就业。

就这一条,足矣。其他不要多虑。

如我所言,企业家们,不要轻易下牌桌。


如诗云:


黑云翻墨未遮山, 白雨跳珠乱入船。

卷地风来忽吹散, 望湖楼下水如天。


希望你们看得懂。


想要交流更多投资想法

▼识别下方二维码添加拾叶微信▼


相关新闻
拾叶总篇数 187 篇
宏观经济分析师,擅长房地产市场、大宗期货市场、股票证券市场,有丰富的从业经验。
   请发表您的评论
0条评论
推荐文章
©2017 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声明 米筐内容版权归北京米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有,任何媒体、网站、及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传播。本网站保留追究非法转载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网站常年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5067764号-1

关注米筐投资